帐号:
密码:
    

  资料图。 张云 摄

  中新社北京1月15日电 题:互联网经济冲击实体经济了吗?

  中新社记者 刘育英

  新年伊始,一场有关互联网经济是否冲击了实体经济的争论在几位企业家间隔空喊话。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去年末在一档节目中对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提出质疑,宗庆后更表现除新技巧外,其余并不认可,他更批驳新业态冲击了实体经济。

  而马云随后在一场演讲中也绝不客气:“不是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他说:“实体经济只有阅历住新科技的挑衅、转型和创新的洗礼,才干面对来日的太阳”。

  在上周中国社科院在京举行的“新旧实体经济研讨会”上,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明白提出观点,互联网经济与实体经济并不是对峙的。

  此前,互联网经济被认为是虚拟经济,好像并不创造价值。近日,中国官方为互联网经济正名,实体经济不仅包含制造业,也包括一二三产业,网店和快递业都是实体经济。

  阿里研究院副院长游五洋在会议上表示,互联网经济只是国家所提倡的新经济的一个形态,它与传统经济的差别是“在线化”。互联网对传统经济的改革首先是客户被互联网化,之后是广告营销环节互联网化,然后不停倒逼上游的互联网化,未来互联网会进入制造业、房地产、能源、装备等行业。

  “在线化”转变了传统行业的运行逻辑和“蛋糕”调配。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际刚说,这一轮新经济是通过全价值链、全流程、数字化来进行衔接,下降了本钱,进步了效率,对市场做出敏锐的反映和推动业态间的融合。

  “从前董明珠、宗庆后所代表的传统企业掌握着定价权,现在把定价权转给马云了,实在也不是马云,这个过程是博弈的”,中国科学院企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吕本富说,这个过程是一个重新划分“新大饼”和“旧大饼”的过程。

  国家信息中心研究部主任张新红以为,新旧实体经济之争表面是模式和好处之争,实际上是信息技术革命引发产业变更带来的矛盾的外在体现,也是经济社会转型期所必需付出的代价。

  不外,实体经济所经历的苦楚并非全体来自互联网。中央电视台在《对话》节目现场对与会企业家的考察显示,当下中国实体经济转型最大的挑战,“房地产捣毁实体经济”占到了19%,“中心技术”占14%,“虚拟经济过分”占11%,“高税费”占10%,“融资难”占7%。

  为应对实体经济的窘境和新技术革命的到来,中国官方推出“互联网+”行动方案和《中国制造2025》等,以促进制造业与互联网、物联网的融合,用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促传统产业转型。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讯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总工程师何霞说,智能制造是大企业的游戏,75%以上的中小企业没有才能做智能工厂,因此要发展制造业服务化,把“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融入到制造业中小企业中去。目前电子商务正在向制造业渗入,增进了制造业的“在线化”,二者是融会发展的。

 
友情链接: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量:
北京市政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34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