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如果“坏苹果”和“烂西瓜”能够触动你的内心,唤醒你的节俭意识,那胜过讲十遍大道理 【聚焦·光盘光荣】忘不了的“坏苹果”,改不了的节俭 “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一呼……

  如果“坏苹果”和“烂西瓜”能够触动你的内心,唤醒你的节俭意识,那胜过讲十遍大道理

  【聚焦·光盘光荣】忘不了的“坏苹果”,改不了的节俭 

  “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一呼百应,“光盘行动,文明餐桌”渐成新风,这让我想起早年间一些旧事。

  记忆里,老家的房梁上总吊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通常会有一两盒点心,三刀、江米条、大京枣什么的,还会有三四个苹果。那种黄香蕉苹果,放上几天,香气四溢,满屋子都氤氲着馨香,诱人得很。

  这是娘存下的,备着走亲戚。那年月,穷,但礼节始终不短。娘备下这些,就相当于存下了钱,专款专用。

  娘隔天就会看看篮子里的苹果,一个一个拿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摩挲一遍。终于有一天,娘说,这个苹果,坏了一片,你吃了吧。

  这是世上最动听的话语了。长出黑斑的坏苹果,成为我整个童年的诱惑。

  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那是因为我是家里的幺子。我的哥哥姐姐们,只有眼馋的份儿。

  苹果虽然坏出一个斑,但挡不住香气扑鼻,馥郁芬芳,轻轻地咬一小口,在唇齿间打一个转转,舌尖卷起送至咽喉,滑滑的一路欢快地跑向我肚子里。苹果吃完了,但愉悦的感觉会一直在,像一个美丽的传说,悠久地驻留在记忆深处。

  但这样的好运气并不多。那时候的苹果,好像很搁得住。苹果皮都枯皱成老奶奶的脸了,也不坏。我只能望篮兴叹,然后狠狠地抽搭几下鼻子,就着怡人的香气,咽下口水,很遗憾地跑到街上去耍了。

  又长了几岁,记忆里的苹果变成西瓜了。

  我卖过西瓜,自家种的西瓜,卖了十年。

  西瓜熟了。大早起满满地摘一车,由马拉着走村串巷地去卖。爹司秤,我记账。

  说是卖瓜,其实是用瓜兑换麦子。那时候农民手里不留现钱,但粮囤里有麦子。我们先将瓜换成麦子屯起来,瓜季结束再去卖麦子换成现钱。

  议好价,中午歇晌儿的当口,一车瓜就见底了,不耽误后晌儿去地里干活。也有不顺的时候,卖到半下午才卖完,那就得一直饿着。啥时候卖完,啥时候回家吃饭。

  村里瓜农很多。为了能把瓜卖出去,或者能卖个好点儿的价钱,有时候我们要从长垣县地界,往远了走出一二十里,走到黄河大堤南边的封丘县地界内。

  虽然家里种了十几年瓜,我吃的却几乎都是烂瓜。品相好的西瓜,留着卖钱换麦子呢!自家吃的,是那些长着长着出现斑点的瓜,是那些被买家退回来的生瓜,是那些娘胎里没带好基因的瓜,长偏了,长过了,长成了“歪瓜裂枣”的瓜。这些货色都消耗不完,自然轮不上吃好西瓜。

  热辣滚烫的夏季,注定会留下一些热辣滚烫的回忆。

  1990年的夏天,我参加中招考试,以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被郑州铁路机械学校(现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前身)录取(免学费并补助部分生活费),成为村里“第一条跃出龙门的鲤鱼”。9月,我一手紧攥录取通知书和户粮关系,一手紧攥用西瓜换成麦子再变卖得来的生活费,赶往改变我命运的学校去报到。现在想想,依然有很悲壮的仪式感。

  在郑州上学的四年里,每到暑假,我还是会和爹去卖西瓜,兑换麦子。在开学的前几天,去卖麦子,然后拿了卖麦子的钱去上学。

  毕业后,我成为一名光荣的铁路工人。铁路工人比起地方上多数企业,工资待遇方面还是有很强的优越感的。但是,我生长在穷人家,经历过食物匮乏的年代,体会过炎炎烈日下田间劳作的艰辛,自然而然就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

  虽然我知道,现在物质条件改善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再让人吃坏苹果烂西瓜,是不科学不健康的,但是每每看到白生生的大馒头被丢弃,成缸成缸的饭菜被倒掉,我心里还是会感到针扎了一般的不舒服。

  如果我的“坏苹果”和“烂西瓜”能够触动你的内心,唤醒你的节俭意识,那胜过我讲十遍“俭,德之共也;奢,恶之大也”的大道理,善莫大焉。

 
友情链接: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量:
北京市政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34552号